少年離家15年,如今帶20萬回去,窮大哥扔給他一張卡:拿著錢快走

2019-01-27     曹強育     反饋

這幾天,李成一直處於一種其名的狀態之中,似高興,也似焦躁,坐立不安,卻又激動不已。妻子看得好笑,問:「回個家而已,有必要這樣嗎?」他感慨地說:「十五年了呀。」

李成的老家在一個山旮旯裡,十歲之前,他像其他的孩子一樣,有父母寵愛,有完美的童年記憶。然而有一天,父母帶他進城去玩,一輛失控的汽車突然撞向了他們,緊急關頭,父母推開他,兩人卻倒在血泊之中。

父母雙雙故去後,李成被姑姑收養了。姑父是一個節儉得幾近吝嗇的人,每次看到他都沒什麼好臉色,吃飯時不許他碗裡留一粒米,襪子破了後補了又補,衣服也都是穿他們的兒子穿剩的。姑姑是個性格軟弱的女人,除了在收養李成這事上堅持己見外,其他時候丈夫說什麼就是什麼,因此她很少替他說話。

姑姑家裡已經有兩個兒子了,都比他大。他們過去還算玩得來,但他進了他們的家門後,兩人卻將他視為入侵者,經常欺負他。他打不過,又罵不過,每次挨了欺負後,就會倍加想念以前那個溫暖的家。

到十六歲的時候,李成因為讀不下書而輟學了。他變得十分叛逆,姑姑他們說什麼能做,他偏不做,說什麼不能做,他偏去做。他跟別人打架鬧事時,一張口都是說反正我無父無母,打死你我就去頂命。十足一個愣頭青,別人不敢碰他,時間一久,就成了遠近聞名的一個小混混。

他做的事跟年齡完全不符,喝酒打牌,輸了就去偷,然後再去喝酒打牌。家對他來說,只是一個休息的地方。有一次,姑父說他幾句,他提起一根劈柴就要打過去。他們的兩個兒子氣不過,聯手打了他一頓。也就是從那天起,他離開了這個姑姑家,回到父母留給他的家裡。從那以後,更是無法無天。

有一天,他聽到別人說,車禍撞死人是有賠償款的,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,於是去了姑姑家,讓他們把那筆錢拿出來。姑父說錢早就讓你花光了,你以為你在家裡六年不用吃穿?你偷了別人的東西,打傷別人不需要賠償?他不相信,在那時大吵大鬧,最後,和他們的兩個兒子推搡中,他拿出刀子紮了老大一下。

看到對方痛苦地倒在地上,李成愣怔片刻,轉身就跑。這一跑就跑了十五年,十五年裡,憑著運氣,加上膽大,做生意倒也賺了些錢,娶了妻生了子。

他經常想到小時候,對那時做的荒唐事感到很羞愧。但是他覺得,姑姑他們肯定是為了那筆賠償款而收留自己的,父母兩個人的賠償款不是小數,那六年裡,自己應該沒有把錢用完。

可現在他也不想去要回來了,年歲漸長,很多事也就看開了,他決定回老家去走走,給父母上墳,還想去跟姑姑姑父說說話,希望將過去的一頁揭開。他覺得肯定能揭開的,這些年的經歷告訴他,有錢了,很多不可能的事都會變得可能。

這天,他帶著妻兒還有20萬回去了。村子還是那個模樣,只不過更安靜了,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。姑姑的家裡也幾乎沒什麼變化,還是那樣破舊,看起來並沒有富裕起來。

院子裡,一個赤膊漢子正在劈柴,肚子上一個刀疤證明他就是老大。李成有點心虛,叫了聲大哥。老大看了看他,啐了一口唾沫,什麼話也沒說,就回屋裡。他跟著進了屋,一眼看到牆上掛著姑姑和姑父的遺像,頓時愣住了。

老大從臥室裡走出來,他問:「姑姑和姑父他們……」

「死好幾年了。」老大將一張銀行卡扔了過來,「這是你父母給你留下的,我們一分錢沒動,拿著錢快走吧。」

十五年前,肇事司機是個窮人,傾家蕩產就賠了兩萬元。姑姑他們一分錢也沒動,原是準備給他上大學用的,但他不成器,就又想著等他結婚時給他,但他傷了人後就跑了。他們去世後,就將這張存摺交給了老大,老大收入有限,但也一分錢沒動。

李成捧著銀行卡,撲通一聲在遺像面前跪下來,流下了羞愧的淚水。到現在他才明白,有些事真不是可以拿錢買到的。

楓葉飛 • 7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0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0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5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29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8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0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1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3K次觀看
宗先紀 • 10K次觀看
終瑾梅 • 10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13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5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7K次觀看
武巧輝 • 3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8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6K次觀看
楓葉飛 • 12K次觀看